猛回頭 避雨處 風景依然

這一集端午特輯,兩位主持人繼續從《百年戲樓》的戲中戲--《白蛇傳》談起。當年知名的京劇藝術家杜近芳,曾經非常成功的詮釋白素貞這個角色,她的嗓音圓潤甜美,偶爾透出幾分清泠,行腔轉調宛若百尺游絲,搖漾風前,嗓子眼裡悠悠忽忽的聲音,讓王安祈老師迷戀了三十年。但是沒想到,一場文革,打亂了伶人們的命運,杜近芳和她的黃金搭檔葉盛蘭,面對了最艱難的人性考驗。而他們的故事,化成了《百年戲樓》的第三段故事…….

〈斷橋〉
妻盼你回家你不轉,哪一夜不等你到五更天。
可憐我枕上淚珠都濕遍,可憐我鴛鴦夢醒只把愁添。
尋你來到金山寺院,只為夫妻再團圓。
若非青兒她拚死戰,我腹內嬌兒難保全。
莫怪青兒她變了臉,
冤家!
誰的是誰的非,你問問心間!

當善演白素貞的京劇演員茹月涵在舞台上緊緊揪著那雙「蟠龍繞鳳金絲掐紅牡丹重瓣小繡蹺」,面對時局的逼迫,她這段台詞將當時內心的脆弱細細刻畫出來:

鞋是他送的,路還是我自己走。當年我原想穿上了這雙鞋,能讓自己走得更端莊典雅,更機靈秀氣。水袖一擺,拂柳分花,走過蘇隄、白隄、斷橋、雷峰塔,閒遊冷杉徑,悶對娑欏花。可當年,那漫天的狂風驟雨,突如其來,刮得我站不住腳,什麼雲步、搓步、圓場,都成不了形。屁股坐子、鷂子翻身都來不及做好呢,全都陷入泥濘裡。就連腳下一雙牡丹重瓣金絲掐紅,也整個陷了下去。黃土四濺,濺上了金絲,蟠龍繞鳳真的成了蛇,從四面八方,鑽了過來。我不能呼吸,我要活著,我想活著,我只得拽緊了他,緊緊的拽著他。我的許仙,只有他能幫我擋著。白蛇不拽緊許仙,要拽誰呢?

一段白蛇傳的故事,串起百年伶人往事,如今餘音依舊繞樑,仍訴說著無限的風光與辛酸……

白蛇傳.杜近芳

葉盛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