簡短說明巴黎「黃背心運動」的抗爭重點:法國政府為了履行《巴黎協定》承諾推廣綠能,今年10月中旬調漲燃料稅,明年1月還要再調漲一次,所得收入的一部分,將用於發展再生能源的能源過渡措施,民怨因此爆發。大部分開車的民眾是買不起市區房子而住在郊外的勞動階級,「黃背心」支持者大部分是憤怒的鄉村和貧困人口,以及「意識到自己將是新自由主義下一波犧牲者」。

20181117日起,巴黎連續三個週末「黃背心運動(Mouvement des gilets jaunes)」是自19685月學運後最大的街頭抗議,聚集了極左和極右兩派的勞動階級,堪稱是巴黎五十年來最嚴重街頭抗爭。

日前在巴黎幾個最富裕的街區縱火焚燒汽車、砸毀店面的玻璃,甚至破壞古物……讓總統馬克宏甚至考慮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,而身穿黃背心的抗議人士則要求馬克宏下台。「每一項物品的稅價都在上漲,政府將稅率調漲到最高點。」抗議民眾說道:「這不單只是燃料稅的問題,而是包含了許多面向,不公平的政策使得他們越來越喘不過氣」。

抗爭的起因之一是法國總統馬克宏打算自2019年元旦起實施的碳稅。在2022年前,馬克宏政府擬提高法國多數自用車駕駛支付的柴油價格,每公升增加26分錢。 推出碳稅,象徵了馬克宏對抗氣候變遷的決心;除了碳稅,馬克宏還同時推出其他誘因,鼓勵民眾購買電動車。

 

馬克宏政府關注環境議題卻忽略了民生問題,加稅如劫貧濟富?

法國政府加徵汽柴油稅,是為了對抗氣候變遷籌措經費。當地媒體採訪參與抗爭的民眾大多是月領不到1,500歐元的低薪族,他們過去能享有娛樂、也能偶爾外出旅行,現在卻經常連下一餐在哪都不知道。根據法國國家統計局的數據,2016年法國家庭每人可支配所得的中位數僅有1700歐元(6萬台幣)。公共政策智庫Jean Jaures在上周公布的研究報告中說,許多民眾感受到生活壓力,認為馬克宏及其政府只討論氣候變遷這類「世界末日問題」,卻不顧民眾這個月的生計。

有將近八成法國人同情黃背心運動,不少法國人認為,馬克宏加徵燃料稅根本是劫貧濟富。低薪者負擔不起城市高房價,只好搬到郊區開車上班,而住在郊外更是離不開汽車。加徵燃料稅,只是增加這些相對弱勢者的負擔。

 

【延伸收聽】

法國黃背心運動解析社會運動始末

「碳棄世代」總動員!瞧瞧年輕人的氣候行動力

能源與環境」結語:設定目標,積極轉型

「不願面對的真相2」觀後感:新一輪氣候戰役開打

 

【相關文章】

「黃背心」後的現實:工作幾個小時,才能吃一餐?

法國「黃背心」社會福利下的昂貴代價

 

參考資料:
https://fr.wikipedia.org/wiki/Mouvement_des_Gilets_jaun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