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褰裳》
子惠思我,褰裳涉溱。
子不我思,豈無他人。
狂童之狂也且。

子惠思我,褰裳涉洧。
子不我思,豈無他士。
狂童之狂也且!

〈丰〉
子之丰兮,俟我乎巷兮,悔予不送兮!
子之昌兮,俟我乎堂兮,悔予不將兮!
衣錦褧衣,裳錦褧裳。叔兮伯兮,駕予與行。
裳錦褧裳,衣錦褧衣。叔兮伯兮,駕予與歸。

〈東門之墰〉
東門之墠,茹藘在阪。其室則邇,其人甚遠。
東門之慄,有踐家室。豈不爾思?子不我即。

這三首情詩都蘊含了豐富濃烈的情感,這或許就是鄭國民風的特色。

在〈丰〉這首詩中,因為父母毀約而無法與戀人成婚的女子,她的傷心與熱切的期盼,透過文字傳達給讀者。辛老師在此以芬蘭傳奇畫家海倫娜.謝芙貝克的傳記電影《藏愛的畫像》作喻,說明即使在嚴格禮教之下,炙熱的愛情仍然無法被抹消。而〈東門之墰〉中的主角,更是觸景傷情,睹物思人,不論學者判斷這首詩是男女對唱或是獨白,都鮮明地表達了愛意。

《藏愛的畫像》劇照

茹藘,就是茜草,是染料植物,也是重要的中藥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