〈谷風〉中拋棄糟糠之妻的丈夫,其實在台灣經濟起飛的那一代,也是社會中常見的現象。但辛老師認為,這其實是不懂得什麼是真正的愛,才會在經過兩千多年後,同樣的情形仍一再重演。

〈谷風〉
習習谷風,以陰以雨。黽勉同心,不宜有怒。
采葑采菲,無以下體?德音莫違,及爾同死。

行道遲遲,中心有違。不遠伊邇,薄送我畿。
誰謂荼苦,其甘如薺。宴爾新婚,如兄如弟。

涇以渭濁,湜湜其沚。宴爾新昏,不我屑以。
毋逝我梁,毋發我笱。我躬不閱,遑恤我后。

就其深矣,方之舟之。就其淺矣,泳之游之。
何有何亡,黽勉求之。凡民有喪,匍匐救之。

不我能畜,反以我為仇。既阻我德,賈用不售。
昔育恐育鞫,及爾顛覆。既生既育,比予于毒。

我有旨蓄,亦以御冬。宴爾新昏,以我御窮。
有洸有潰,既詒我肄。不念昔者,伊余來塈。

 

接下來的兩首詩,可以連在一起看,都是黎國的臣子在衛國的感嘆。

〈式微〉
式微,式微,胡不歸?微君之故,胡爲乎中露?
式微,式微,胡不歸?微君之躬,胡爲乎泥中?

〈旄丘〉
旄丘之葛兮,何誕之節兮。叔兮伯兮,何多日也!
何其處也?必有與也。何其久也?必有以也!
狐裘蒙戎,匪車不東。叔兮伯兮,靡所與同。
瑣兮尾兮,流離之子。叔兮伯兮,褎如充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