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西汀所編的黃梅戲紅樓夢,到了他的學生余秋雨手中被大幅改寫。他想塑造的寶黛是「一對最正常、最健康的青年戀人」

余秋雨所謂的「健康」指的是「純真與至情」,在他的黃梅戲紅樓夢裡,寶黛二人談的是一場正常健康的戀愛。不正常的是周遭的人,是整個社會環境,是封建禮教。

因此他的戲裡沒有「黛玉焚稿」,因為他的黛玉與寶玉是心靈相通的,沒有什麼誤會。

劇中的王熙鳳也很不一樣,她不是主謀策畫寶玉婚娶調包計劃的人,而是反對者。但余秋雨寫得合情合理,他描繪的王熙鳳覺得寶釵太厲害了,黛玉才是沒有威脅的人。

這一版的黃梅紅樓夢,整齣戲可以看做是「寶玉掙脫一切禮教束縛,追求心靈自由」 的過程。劇末的兩場大戲,一是寶玉受騙婚娶,與黛玉「生離」,一是眾人為黛玉哭靈「死別」。余秋雨雖然走了偏鋒,但是刻劃出一個逐漸走向理性自覺,最後大澈大悟而離家遠走的寶玉。他的改寫為紅樓添抹了一筆清峻而冷漠的色調。從一開始歡快跳脫的心靈交流,到最後決絕的消逝遠走。黃梅戲的紅樓夢走出一條非常不一樣的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