越劇就像「詩意的家常」--斯文典雅秀氣,又明白如家常話。

越劇也像豆腐,看似平凡平易如生活,卻有滋有味。

今天這一集,我們跟著安祈老師繼續談越劇版《紅樓夢》。受1958年越劇版本影響,邵氏黃梅調電影《紅樓夢》、李翰祥導演的《紅樓夢》,都是循著這樣的敘事路線。越劇的美感更接近一般人,他的詞保留了原著的典雅,但是更容易讓大眾接受,以這兩段紫鵑與黛玉、紫鵑與寶玉的對唱為例,我們更能理解劇中人物的心境。

紫鵑〈勸黛〉,希望她能放寬心,黛玉嗟嘆:

老太太雖然憐惜我,總不是可恃寵撒嬌像自己的娘。
舅父母是賓客相待隔層肉,鳳姐姐裡面尖來外面光。
園中姐妹雖相好,總是那各母所生各心腸。
知心人只有寶哥哥,從小就耳鬢廝磨成一雙。
幾年來心貼心兒把日月過,情深如海難測量。
因此我願為春蠶自作繭,日吐情絲夜織網。
心中事牽腸掛肚解不開,好姻緣又似近身又渺茫。
若說今生沒奇緣,為什麼合一付心肝合一付腸。
若說今生有奇緣,為什麼隔一座高山隔一堵牆。

當黛玉抱恨去世,寶玉前來哭靈,〈問紫鵑〉:

寶玉:問紫鵑,妹妹的詩稿今何在?
紫鵑:如片片蝴蝶火中化。
寶玉:問紫鵑,妹妹的瑤琴今何在?
紫鵑:琴弦已斷你休提它。
寶玉:問紫鵑,妹妹的花鋤今何在?
紫鵑:花鋤雖在誰葬花?
寶玉:問紫鵑,妹妹的鸚哥今何在?
紫鵑:那鸚哥,叫著姑娘,學著姑娘生前的話呀!
寶玉:那鸚哥也知情和義
紫鵑:世上的人兒不如牠。

從越劇的美,安祈再談到兩岸戲曲文化的交流,她有機會與許多名角面對面接觸。說起來,戲曲迷追星和歌迷追偶像是一樣的,都會臉紅心跳、萬分緊張!快來聽聽這裡頭的許多軼事佳話。

1990年紅樓文化藝術節在上海,王安祈老師與京劇名角言興朋(中)、紅學名家康來新教授(右)

為完成《當代戲曲》的劇本選,王安祈老師與劇作家徐進越洋取得聯繫。

越劇名角王文娟與徐玉蘭

林青霞版本的賈寶玉(李翰祥電影《紅樓夢》)

邵氏黃梅調版《紅樓夢》,樂蒂飾演林黛玉,賈寶玉由任潔飾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