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眾朋友您好,又來到探索客家音樂編曲內涵的時間了,今天邀請你進入一個輕巧、宛如赤子般赤裸又美麗歌聲,一起來欣賞米莎與地下河樂團共同演出的歌曲「烏咕咕」。 過去我們欣賞過許多編曲結構很嚴謹的客家歌曲,相較之下,米莎的歌曲,就有一種不經算計、毫不修飾的即興感,這首「烏咕咕」是她以「黑暗面」為主題的最新專輯「百夜生」當中的Ending曲,有別於其他有些「深沉詭譎」的曲目,這首歌像是一個孩子隨性的哼唱,數到三音樂就開始了,在輕鬆的非洲鼓敲打聲,以及藍調口琴自由的吹奏陪襯下,我們彷彿看見一個充滿幻想力的女孩,夢想著顛覆想像的畫面,例如:河流倒流回山上、雨水飛回天上、花朵縮回花苞,在米莎詩意又充滿童趣的歌詞中,我們也來到這個時空逆流的奇幻夢境。 這首歌的靈感,來自於日本小說家宮本輝筆下描繪的螢火蟲河流,因此到了歌曲中段,我們聽到節奏停了下來,剩下夢囈般的呢喃,唱著:「千萬盞燈火,吞食千萬個夜,千萬個夢越游越遠,像童年那條螢火蟲的河流」,如詩般的詞藻,道盡了人們一味強調光明、剝奪夜晚的幻想時刻,宛如大夢初醒般的傷感,就像一去不復返的童年,與緩緩遠去的螢火蟲光芒。在歌曲最後,米莎意味深長地加入一位5個多月大的小嬰兒天真的笑聲,讓我們依然相信,屬於孩子的幻想力,仍在暗夜中靜靜在等著,等待貓頭鷹一聲聲「烏咕咕、烏咕咕」,喚醒沉睡已久的、我們作夢的能力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