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您聽到「問南方」這個歌名,「南」這個字,您覺得是「南邊」的南、還是「男性」的「男」呢?美濃創作歌手林生祥2009年推出了「野生」這張專輯,探討臺灣傳統農村普遍「重男輕女」的現象,而這似乎也與臺灣產業南北發展的狀態有所呼應。一起欣賞林生祥這首「問南方」。

1982年,羅大佑的一首「鹿港小鎮」,以強烈的敘事性歌詞,批判了臺灣在經濟高速發展的衝擊下,逐漸迷失自我的過程。當時還是學生的林生祥聽見這首歌,默默下定決心,也要創作出言之有物、能改變世界的歌曲。林生祥與「鹿港小鎮」中的主角一樣,逃離臺北都會叢林的邊緣,決定「留美」,也就是留在故鄉美濃。在「往南」的過程中,發現臺灣的彰化、雲林、高雄等地的沿岸,石化工廠的大煙囪到處林立,刺鼻的酸臭味鋪天蓋地、隨著南風侵蝕著許多良田與心田,他與作詞搭檔鍾永豐,便決定以音樂為南方的環境問題請命。從這首歌,到2016宛如史詩般的《圍庄》專輯,他們的確用屬於草根的搖滾精神,讓更多人正視臺灣發展不平衡的問題。雖然林生祥表示,他愈創作愈感到悲觀,因為就連抵擋空污的口罩,都是石化工業下的產物,我們誰能置身事外呢?

再度回到開頭的問題,歌曲表面上問的是地理上的「南方」,但歌曲最後的念白,卻將「南北」與「男女」作一個巧妙的對照,在重男輕女的文化下,命運坎坷的女人,也不必害怕,因為「野生」的生命比較「韌命」,韌,是強韌的韌,似乎也像是在對居住在「南方」的人們,注入一些鼓勵與希望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