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諾貝爾文學獎破天荒頒給美國民謠詩人歌手Bob Dylan,也提醒我們,「歌詞創作」的確是文學殿堂裡重要的藝術形式之一。早在上個世紀60年代,他就以許多帶來重大文化影響的歌曲,深深感動了一整個世代。 Bob Dylan的創作,也影響了許多藝術創作者,一首好歌,總是能發人深省、感動人心,在客家音樂界,林生祥的歌詞搭檔──鍾永豐,就是其中一位具代表性的創作者。每個禮拜二,我們都帶您認識一位客家音樂人,今天就讓我們來認識這位兩度榮獲金曲獎最佳作詞獎的台灣詩人,鍾永豐,以下先來聽這首,他與林生祥的重要代表作「我等就來唱山歌」「我們就來唱山歌」。 鍾永豐,1964年出生於高雄美濃,是個菸草農家子弟,1998年於美國佛羅里達大學拿到社會學碩士,這樣的背景,讓他總是能以農民的立場,向社會發聲。1999年,他與林生祥、陳冠宇等當今客家樂界重要的創作人,共同組成了「交工樂隊」,隔年合力完成了《我等就來唱山歌》這張專輯,以母語歌曲的創作,聲援90年代轟動一時的美濃反水庫運動,其中專輯的同名曲,就是紀念1993年美濃人在立法院發起的抗爭行動。 在鍾永豐的歌詞裡,這群農民一點也不畏懼,他們以直接的聲音,表達出保衛家鄉山河的決心。他們不悲傷,而是更開懷地唱起山歌,唱得眼睛發亮,唱到台北的高樓都變成青山,馬路都變為河流,展現了音樂能撼動山河、集結群眾的巨大力量,也阻止了美濃的水庫計畫。如果您有一天來到美濃,看見美麗的田園、飛舞的黃蝶,請不要忘記,這些都是一群充滿熱血的文化鬥士,用生命的熱情換來的美景,現在讓我們繼續欣賞,交工樂隊的這首「我等就來唱山歌」「我們就來唱山歌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