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眾朋友您好,您一定覺得很奇怪,我們不是客家音樂單元嗎?怎麼會有河洛語名曲「港都夜雨」呢?歡迎收聽「哈客巡迴」單元,今天讓我們跟著創作歌手林生祥的這首由客語和河洛語交錯演唱的「古錐仔」,聽聽來到異鄉打拼的勞工們的心聲~

「古錐仔」,歌名就是「小可愛」的河洛語,歌曲一開頭也演唱一段由楊三郎作曲、呂傳梓作詞的「港都夜雨」,這首名曲的場景「港都」,許多朋友可能會誤以為是「高雄」,但其實它描寫的是基隆。這兩個分屬台灣南北的港都,讓這首名曲,更有一種漂泊不定、流浪者的意象,在風雨飄搖的街頭,不管是河洛人還是客家人,甚至任何族群的勞工朋友,都能體會流連異鄉的落寞感受,因此林生祥在《臨暗-生祥與瓦窯坑3》這張以血汗勞工為主題的專輯裡,安排了這首雙語交錯的歌曲,民謠的草根性、哀怨的口吻,唱出了跨越族群和語言、屬於異鄉人的傷心意象。

一段歌詞唱到「那天晚上下著雨,雨潑在臉上,解酒,催你唱港都夜雨,古錐仔我記得你說,兄弟今夜我們是~我們是社會問題,或是逼到走投無路,說不定會搞出一條頭條新聞」林生祥長期搭檔的作詞人鍾永豐,在這首歌中,毫不留情地揭露了隱藏在「古錐仔」這個可愛名稱表象下,那社會底層勞工們,無處宣洩的心酸與無奈。